我心依旧心情驿站 - 网络上的心灵读本*!5719音译为我心依旧的意思.
hongkong新闻

我心依旧心情驿站

当前位置: 心情驿站 > 感动故事 > 感人故事 >
2014-05-31 作者:文才飞扬 阅读:载入中… 编辑:平淡是真

  我的工友小李子

  最近气氛有些沉闷&,茶余饭后*、干活之余也少了不少笑柄。对于我们农民工来说,人间正道是沧桑*,一些大道理大哲理也听不懂也没兴趣&&,都是天马在行空,高空起风^、大树受益,惠及不到我们这些小树小草,春风吹到的地方也不全是青青的绿草,这么多年来也只能在新闻联播上看到夸夸其谈,我们的生活越来越潦倒穷迫。反而一些离经叛道滑稽无知的言行,跳梁小丑哗众取宠的诙谐举止,使大家乐此不备*,觉得很有趣,给我们单调&&*、空洞、疲惫甚至有些木然的生活增添一点点生气儿^。

  小李子以前在的时候就是充当这种主角儿&&,大概半年多了没有见到小李子了,开始还有人问:

  “这小子死到哪里去了^?没信儿了”

  “回家了吧”

  “没有他还真有点儿不惯”

  “是没有耍猴逗乐的了吧?”

  “一个瞎吹牛皮*,死懒的玩意儿”

  “你还没有人家那两下子&,也只能回家吹翠花儿的屁股罢了”

  “让你瞎说*,看我不掰掉你的狗牙-----”

  “哈哈哈哈”

  一片哄堂大笑^,俩人嬉戏打闹着&,虽有些气氛^,不过过会儿又陷入了沉静*,就像屋里的臭鞋味儿一样令人发闷。

  慢慢的小李子就走出了大家的意识,逐渐被淡忘了,但他在我脑中约莫还有些记忆&*。

  他个子不高黑黑瘦瘦的^,穿了一件迷彩工服&,从来也没有见过他换过。在一起干了半年多活也不知道他具体叫什么名字,大伙都叫他小李子。

  这个人在饭桌上^,总是扬着头,眼珠溜圆乱转^,腿稍带节奏地晃着,双肘支在桌面上&,左手烟,右手酒&*,一根接一根地抽,一杯接一杯地喝。别看他平时话多^,现在只顾吃喝&,时不时大声嚷嚷:“服务员上点这个------拿点这个-----换点别的----”他要上哪吃饭,赶上慈禧了,服务员忙的络绎不绝&*,他会费尽心思的张罗*,绞尽脑汁的出招儿,豪情万丈,气氛活跃^,有气势大场面人&,他要不穿一身工服&,真像个办公室主任能摆谱会张罗&&。无论是自己请客还是别人请客,喝的总是东倒西歪,血肉模糊*,结账时醉的更厉害,不省人事或跑出去翻江倒海的狂吐,借机溜之大吉^。反正是醉了也没有人去深究,有一回真喝醉了在工棚旁边儿的草地睡了一宿,被蚊子咬的惨不忍睹‘面目全非&、惹得大伙笑了好几天&。后来大家反过味儿来,要是他张罗小聚吃饭,就逼他提前把帐钱拿出来,可这小子就装病也不吃也不喝了,大家伙就使劲喝使劲吃。

  有一次晚上请工长吃饭^,喝酒喝的太晚^,女服务员操劳了一天快撑不住了,随口说了一句“愁死了,还没噻完”他听到后&,勃然大怒&&,非得找饭店老板*,说服务员态度有问题,歧视农民工“顾客是上帝,对待上帝怎么能这么说话?什么素质、没调教*。”他拿出三张毛大头一张一张洒在地上说“老子不是吃不起饭,有的是钱&^,让她滚!否则以后甭想来你家消费”强硬中带着威胁。老板无奈一边哈腰赔礼一边哼哈应付^&。小姑娘呜呜大哭“大哥我错了^,出来干活都不容易&,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一次吧”但他是寸步不让,得歪理不饶人,尤其工长在他更得威风一把&,千年难遇自掏腰包做了一会上帝,可惜没有臣民敬仰。这家饭店是在工地里开的&,靠着工地有点客源*,人少的时候也上工干点杂活^,生计也是举步维艰。所以老板更不敢得罪这些个大爷,也没少挨醉汉的骂&。

  说起小李子的寸步不让那就更有意思了

  你打他一下,他必还你一下^,当时还不上,十天半个月也寻机偷摸打你一下,你都忘了屁了^,他还自我凯旋的傻乐着。

  你骂他一句&,他也必还你一句,即使他快要睡着了,也不忘含糊地骂你一句*&,时间一长这种癞皮狗习惯&,反而成了大家逗乐的空子&^*,不仅没有气,反而觉得好玩,尤其他在和三五个人斗嘴互骂的时候*,这些隔岸观火、添油加醋、互相挑拨鼓动者更是乐的前俯后仰**。一屋子人挨个抡到,大家笑够了,也睡着了*。

  有一次别人少找了他五角钱,他硬是追了二里地要了回来,而且很会自我安慰“人权尊严不可侵犯”

  还有一次也是为了钱和人胡乱争执,结果被人打的鼻青脸肿^,人家走了之后,他有跳又骂,一副狂拧的面孔扬言要找某某人去揍,最后也不了了之。从那以后碰见恶的^&、横的他再也不敢吱声了*。

  他在哪&,笑声就在哪!他上知“天文”下知“地理”整天嘴里不闲着*,时不时冒出一句,笑的你肚子疼^,比如“姐是老中医呀,专治吹牛皮呀”

  带着他特有的唱调儿和动作。也不知道他从哪学来的还挺押韵,一套一套的。

  有一次还说,张飞是阉人太监出身^,差点没把我们笑喷&,他还纳闷我们笑什么^*?

  “你白痴呀*,张飞是太监,张苞从哪来的,那时候还不流行搞破鞋”

  他又发扬寸步不让的犟劲儿,舌战群儒和我们挣的面红耳赤^*,激情飞扬。

  还瞧不起我们又唱起了顺口溜儿歌儿“没文化呀&*,真可怕呀”顿了顿还不罢休“电视你们也看不懂吗?真是一帮村野农夫&,狗看星星一模糊分不清南北东西”

  “我的天呀^,燕人张飞在此^!燕国人什么时候都变成太监了”笑的我们都不敢再笑了,害怕步了牛皋的后尘*。

  还有一次为了打混泥土连续好几天晚上攻坚奋战*,白天困的蔫吧像上冻的茄子,小李子不知不觉躺在苯板堆里睡着了。这东西暖和,有时候偷点儿小懒,上这儿来躺会真是天堂。

  不知是烟头还是傍边切割机的火星调皮地蹿到了苯板上^,一时间浓烟滚滚^&,大火冲天,这东西只要一着&,更本没法救,只能任其自生自灭*,啥时候着完啥时候拉倒*,老板心疼钱那也得干瞅着^&。突然从火堆里蹦出一个人*,满脸黑糊*,衣服着着火&*,头发也烧掉了大半^,滑稽狼狈的像小矮人或马戏团的花旦小丑^。惹得大伙轰天大笑&,笑声塞过了火声。小李子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*^,拍了拍头,大伙看的更起劲^,就像一个猴子*,甚至有人鼓起了掌叫好。

  王老板一脸怒气冲着小李子就是一顿劈天盖地的训斥^**,恨不得吃了他的肉“烧死你得了*,看你下次还敢偷懒,活该”

  “哈哈哈-----”笑声此起彼伏,一浪胜过一浪&。

  说起吃饭&,那就更让人哭笑不得了

  我们这老板太扣抠门儿,破板房一住,工资低不说,也不管吃也不管喝,不管你死活,只管你干活**^。所以我们都在附近找食堂吃。为了吃口便宜饭,常常得等一个点儿*,往往饭没下咽,那边有催命着上工了。但小李子却独树一帜,他从不在工地里吃,而是跑到旁边的职工食堂。

  他每次进食堂,他先扫视一边看有没有熟人,如果没有就放开手脚,趁服务员没有收餐具之前,顺势晃荡到别人吃剩的饭菜旁,就像苍蝇,人一走立马就扑了上来,既不用刷卡也不用花钱&,吃的还好。

  一次他正准备吃,老张从后面来^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这哥们儿吓的差点跳了起来,满脸惨白,为了掩盖真像,他灵机一动计上心头*。

  “嘿嘿是你呀,我刚吃好&,你怎么才来,好像不赶趟了*,我不等你了,先走了”话音未落就想撂。

  老张一看^,餐盘里全是好吃的,什么红烧肉呀&*,鱼香肉丝呀---而且还剩下一大半*,羡慕地叹道“这也太浪费了,你真的舍得吃”

  “人活一世,不就图个吃喝吗?小哥儿一天什么也不在乎&,亏谁不能亏了跟随多年的嘴”

  “什么浪费不浪费的?天天吃,都吃腻了&,也没啥可吃的,凑合吧”说完昂着头甩哒哒地走了^&。

  老张见小李子走了,赶忙坐下就吃,吃的满嘴流油^,一年也吃不上几顿这么好的饭菜*。“唉&!这小子真敢花钱,服*!”

  结果小李子一下午饿的四肢无力&、头晕脑胀&、干活呆滞被工长骂了好几次。

  他天天在大伙面前抱怨“给这点塞牙缝的工资,都不够找个娘们儿干一炮^,天天这么重的活^,到下班时还拖延时间,又不给钱,到点儿就下班,爱谁干谁干老子不稀罕^&。”可是老板在的时候他又话锋一转“晚点儿^,晚点儿吧,都不是计较人^,不凑巧时多干点没事,您回去歇着,保证干好,咱是中国人不是俄罗斯人”拍马屁还不忘显摆国际知识*?即蠹液芊锤兴?,又气又恨^,后来觉得他很可笑,反而不忌讳他了,最后慢慢都习惯了*,一种嘲笑的喜悦感&。

  他还好借助名人权势效应**&,在其虚构的光环下高人一等*。

  总是在我们面前炫耀自己和什么达官贵人认识&,或自己有体面的亲戚,或给某某领导干过什么活*&,说有事找他们绝对好使*。他平时喜欢胡乱搭言,四处打招呼^,不管认不认识^,只要人家有气势富态^,就是他发展的革命对象*,狐假虎威&。

  有一次和小陈子出去嫖娼&,喝多了*,在道上有个人撞了他一下^,这可不得了了&*,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脏话齐上阵*^,马上要打起来了,人家人多^*,他一看形势不妙假借撒尿&,让小陈子顶了上去,寻机溜了&。结果小陈子被打的奄奄一息&,差点命丧黄泉。

  事后大伙责备他不仗义,他一脸不屑反驳道“我就去叫人去了&,结果迷了路&,楼上的人我全认识^,吱一声好使^,可惜没带手机^,怎么就没带手机呐^?”

  “你有鸡巴,忘带了吧?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”又是轰堂大笑。

  大慨是端午节的第二天吧&,端午节那天王老板贯彻以人为本的中央伟大精神*&,请大伙吃了一顿晚餐,估计是便宜,这饭店破的像龙门客栈,很差劲*,第二天不少人闹肚子*,可工地根本没有厕所&^&,小李子捂着屁股急的团团转^&,到处着地拉^,惹得大家憋不住乐*。最后找了一间小黑屋,裤子没来得及脱利索屎就迫不及待的射了出去*,没想到这间是厕所,正好从预留洞射到了地下室^&,正赶上一焊工在洞下面焊管&,线,来了个蓬头屎面。凭借多年的经验知道自己中标了,举起高温&、通红的焊条从洞里往上搐&&。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后**^&,随着肉糊味儿,捂着屁股蹦着往出跑,头一下猛撞在墙角处,手还来不及摸头*^,忘了提裤子*,双腿被裤子死死地绊着*,一个前扑,像烂柿子一样摔倒在地*,眼泪唰地一下全下来&*,就像一车珠子洒落了一样*。

  担心地下室的人上来找麻烦,一瘸一拐、上下难顾&、左右难护^&*、步履艰难的逃走了&。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扶他,笑声苍蝇般的又起了&*。

  从那以后,我们再也没有看见他小李子了&。

  听工长说&,他家里出事了*^*&,没打招呼就回去了&。

  也有人说,他可能死了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(发表评论) 查看我的工友小李子的详细评论>>
评论加载中...
发表评论
【匿名发表】  登录  注册    
感人故事精彩推荐
  • 你还记得那个背着你的人吗

    你还记得那个背着你的人吗 文/左手倒影右手年华 我是个比较懒,毛病又多的人&,从小就...

  • 那半块豆腐

    那半块豆腐 文/玄音 三姨妈病了,我去看她&,并非去看我的舅舅&??晌业木司丝吹搅宋?。 ...

  • 父爱无言

    父爱无言 文/兰子 在我记忆深处^^&,父亲一直是个很帅气很有内涵很忠厚老实很淳朴很爱老...

中国长发网 | MC爱好者 | 如懿传小说 | av小四郎收藏家 | 免费全本小说 | 修真小说 |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| 高校人才网 | 医学教育网 | 遮天小说 | 爆笑笑话 | 工口漫画网 |